首页 >> 古诗文 >> 九歌·山鬼原文 诗词名句

九歌·山鬼

作者:屈原 朝代:先秦

九歌·山鬼原文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被石兰兮带杜衡,折芳馨兮遗所思;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路险难兮独后来;表独立兮山之上,云容容兮而在下;杳冥冥兮羌昼晦,东风飘兮神灵雨;留灵修兮憺忘归,岁既晏兮孰华予;采三秀兮于山间,石磊磊兮葛蔓蔓;怨公子兮怅忘归,君思我兮不得闲;山中人兮芳杜若,饮石泉兮荫松柏;君思我兮然疑作;雷填填兮雨冥冥,猿啾啾兮狖夜鸣;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

诗词问答

问:九歌·山鬼的作者是谁?答:屈原
问:九歌·山鬼写于哪个朝代?答:先秦
问:九歌·山鬼是什么体裁?答:楚辞
问:屈原的名句有哪些?答:屈原名句大全

译文和注释

译文
好像有人在那山隈经过,是我身披薜荔腰束女萝。
含情注视巧笑多么优美,你会羡慕我的姿态婀娜。
驾乘赤豹后面跟着花狸,辛夷木车桂花扎起彩旗。
是我身披石兰腰束杜衡,折枝鲜花赠你聊表相思。
我在幽深竹林不见天日,道路艰险难行独自来迟。
孤身一人伫立高高山巅,云雾溶溶脚下浮动舒卷。
白昼昏昏暗暗如同黑夜,东风飘旋神灵降下雨点。
挽留了神女在一起享尽欢乐忘了归去,年岁渐老谁让我永如花艳?
在山间采摘益寿的芝草,岩石磊磊葛藤四处盘绕。
怨恨你失约,我惆怅不已忘记归去,你在深深的思念我啊,一刻也不得闲。
山中人儿就像芬芳杜若,石泉口中饮松柏头上遮,
你想我吗心中信疑交错。
雷声滚滚雨势溟溟蒙蒙,猿鸣啾啾穿透夜幕沉沉。
风吹飕飕落叶萧萧坠落,思念公子徒然烦恼横生。

注释
山之阿(ē):山谷
被(pī):通假字,通“披”。薜荔、女萝:皆蔓生植物,香草。
含睇:含情脉脉地斜视。睇(dì),微视。宜笑:得体的笑。
子:山鬼对所爱慕男子的称呼,你。窈窕:娴雅美好貌。
 赤豹:皮毛呈褐的豹。从:跟从。文:花纹。狸:狐一类的兽。文狸:毛色有花纹的狸。
辛夷车:以辛夷木为车。结:编结。桂旗,以桂为旗。
石兰、杜蘅:皆香草名。
遗(wèi):赠。
余:我,山鬼自指。篁:竹,深密的竹林。
表:独立突出之貌。
容容:即“溶溶”,水或烟气流动之貌。
杳冥冥:又幽深又昏暗。羌:语助词。
神灵雨:神灵降下雨水;雨,作动词用,下雨。
灵修:指神女。憺(dàn):安乐的样子。
晏:晚。华予:让我像花一样美丽。华,花。
三秀:芝草,一年开三次花,传说服食了能延年益寿。
公子:也指神女。
杜若:香草。
然疑作:信疑交加。然,相信;作,起。
填填:雷声。
狖(yòu):长尾猿。
离:通“罹”,忧愁。

诗文赏析

出自《九歌》,这是第九首。山鬼即一般所说的山神,因为未获天帝正式册封在正神之列,故仍称山鬼。

本篇是祭祀山鬼的祭歌,叙述的是一位多情的女山鬼,在山中采灵芝及约会她的恋人。郭沫若根据于字古音读“巫”推断于山即巫山,认为山鬼即巫山神女。巫山是楚国境内的名山,巫山神女是楚民间最喜闻乐道的神话。

关于《山鬼》题旨的两种解释。宋朱熹认为:“此篇文义最为明白,而说者自汨之。今既章解而句释之矣,又以其托意君臣之间者言之,则言其被服之芳者,自明其志行之洁也;言其容色之美者,自见其才能之高也。子慕予之善窈窕者,言怀王之始珍己也。折芳馨而遗所思者,言持善道而效之君也。处幽篁而不见天,路险艰又昼晦者,言见弃远而遭障蔽也。欲留灵修而卒不至者,言未有以致君之寤而俗之改也。知公子之思我而然疑作者,又知君之初未忘我,而卒困于谗也。至于思公子而徒离忧,则穷极愁怨,而终不能忘君臣之义也。以是读之,则其他之碎义曲说,无足言矣。”(引自《楚辞集注》卷二)这实际上是将王逸说的“见己之冤结,托之以风谏”具体化,用“君臣之义”给此篇作了一个相当完整的解释。近人谭介甫将朱说加以发展,把屈原使齐的事也附会进来,他说:“……《河伯》《山鬼》为一偶,本来山与河是相对的,那么,鬼与伯也是相对的吗?《河伯》内容是说齐、楚使臣间的交际和别离,而《山鬼》虽多言楚事,但其间也言使齐事(按:作者认为“乘赤豹”以下四句言使齐事),还有一处提及齐国和齐王(按:作者指的是“东风飘兮神灵雨”一句),已可见此两篇自有相同之点。我本认为《九歌》分题都是因事发挥,只有《东皇》列在最前,表示楚先王的强盛,作为后王衰弱无能的对比,一以表夸张,一以示鉴戒。《山鬼》列在最后,多叙屈原和怀王君臣间的离合……。”(节自《屈赋新编》(上集),中华书局1978年版) 

对以史实附会的解释方法,王夫之早就表示过反对的意见,他说:“此章(指《山鬼》) * 依恋,自然为情至之语,见忠厚笃悱之音焉。然必非以山鬼自拟,巫觋(男巫,读xí)比君,为每况愈下之言也。”(引自《楚辞通释》卷二,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近人赞成此说的颇多,而且不限于《山鬼》一篇,就《九歌》的整体来说,大部分是情歌,也有个别祭歌,而不是什么“忠君之赋”。 (选自《名作欣赏》1994年第2期) 


【赏析】

读这首诗先得注意两点:一是“山鬼”究竟是女神还是男神?宋元以前的楚辞家多据《国语》、《左传》所说,定山鬼为“木石之怪”、“魑魅魍魉”,而视之为男性山怪。但元明时期的画家,却依诗中的描摹,颇有绘作“窈窕”动人的女神的。清人顾成天《九歌解》首倡山鬼为“巫山神女”之说,又经游国恩、郭沫若的阐发,“山鬼”当为“女鬼”或“女神”的意见,遂被广泛接受。本文的品赏即以此说为据,想来与诗中所述山鬼的形象也更为接近〖注一〗。苏雪林提出《九歌》表现“人神恋爱”之说以后,大多数研究家均以“山鬼”与“公子”的失恋解说此诗,笔者却以为不妥。按先秦及汉代的祭祀礼俗,巫者降神必须先将自己装扮得与神灵相貌、服饰相似,神灵才肯“附身”受祭〖注二〗。但由于山归属于“山川之神”,古人采取的是“遥望而致其祭品”的“望祀”方式,故山鬼是不降临祭祀现场的。本诗即按照这一特点,以装扮成山鬼模样的女巫,入山接迎神灵而不遇的情状,来表现世人虔诚迎神以求福佑的思恋之情。诗中的“君”、“公子”、“灵修”,均指山鬼;“余”、“我”、“予”等第一人称,则指入山迎神的女巫。说明了这两点,读者对这首轻灵 * 的诗作,也许可品味到一种不同于“人神恋爱”说的文化内涵和情韵了。

你看,此诗一开头,那打扮成山鬼模样的女巫,就正喜孜孜飘行在接迎神灵的山隈间。我们从诗人对巫者装束的精妙描摹,便可知道楚人传说中的山鬼该是怎样倩丽,“若有人兮山之阿”,是一个远镜头。诗人下一“若”字,状貌她在山隈间忽隐忽现的身影,开笔即给人以缥缈神奇之感。镜头拉近,便是一位身披薜荔、腰束女萝、清新鲜翠的女郎,那正是山林神女所独具的风采!此刻,她一双眼波正微微流转,蕴含着脉脉深情;嫣然一笑,齿白唇红,更使笑靥生辉!“既含睇兮又宜笑,着力处只在描摹其眼神和笑意,却比《诗经·卫风·硕人》“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之类铺排,显得更觉轻灵传神。女巫如此装扮,本意在引得神灵附身,故接着便是一句“子(指神灵)慕予兮善窈窕”——我这样美好,可要把你羡慕死了:口吻也是按传说的山鬼性格设计的,开口便是不假掩饰的自夸自赞,一下显露了活泼、爽朗的意态。这是通过女巫的装扮和口吻为山鬼画像,应该说已极精妙了。诗人却还嫌气氛冷清了些,所以又将镜头推开,色彩浓烈地渲染她的车驾随从:“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这真是一次堂皇、欢快的迎神之旅!火红的豹子,毛色斑斓的花狸,还有开着笔尖状花朵的辛夷、芬芳四溢的桂枝,诗人用它们充当迎神女巫的车仗,既切合所迎神灵的环境、身份,又将她手燃花枝、笑吟吟前行的气氛,映衬得格外欢快和热烈。

自“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以下,情节出现了曲折,诗情也由此从欢快的顶峰跌落。满怀喜悦的女巫,只因山高路险耽误了时间,竟没能接到山鬼姑娘(这当然是按“望祀”而神灵不临现场的礼俗构思的)!她懊恼、哀愁,同时又怀着一线希冀,开始在山林间寻找。诗中正是运用不断转换的画面,生动地表现了女巫的这一寻找过程及其微妙心理:她忽而登上高山之巅俯瞰深林,但溶溶升腾的山雾,却遮蔽了她焦急顾盼的视野;她忽而行走在幽暗的林丛,但古木森森,昏暗如夜;那山间的飘风、飞洒的阵雨,似乎全为神灵所催发,可山鬼姑娘就是不露面。人们祭祀山灵,无非是想求得她的福佑。现在见不到神灵,还有谁能使我(巫者代表的世人)青春长驻呢?为了宽慰年华不再的失落之感,她便在山间采食灵芝(“三秀”),以求延年益寿。这些描述,写的虽是巫者寻找神灵时的思虑,表达的则正是世人共有的愿望和人生惆怅。诗人还特别妙于展示巫者迎神的心理:“怨公子兮怅忘归”,分明对神灵生出了哀怨;“君思我兮不得闲”,转眼却又怨意全消,反去为山鬼姑娘的不临辩解起来。“山中人兮芳杜若”,字面上与开头的“子慕予兮善窈窕”相仿,似还在自夸自赞,但放在此处,则又隐隐透露了不遇神灵的自怜和自惜。“君思我兮然疑作”,对山鬼不临既思念、又疑惑的,明明是巫者自己;但开口诉说之时,却又推说是神灵。这些诗句所展示的主人公心理,均表现得复杂而又微妙。

到了此诗结尾一节,神灵的不临已成定局,诗中由此出现了哀婉啸叹的变徵之音。“靁填填兮雨冥冥”三句,将雷鸣猿啼、风声雨声交织在一起,展现了一幅极为凄凉的山林夜景。诗人在此处似乎运用了反衬手法:他愈是渲染雷鸣啼猿之夜声,便愈加见出山鬼所处山林的幽深和静寂。正是在这凄风苦雨的无边静寂中,诗人的收笔则是一句突然迸发的哀切呼告之语:“思公子兮徒离忧!”这是发自迎神女巫心头的痛切呼号——她开初曾那样喜悦地拈着花枝,乘着赤豹,沿着曲曲山隈走来;至此,却带着多少哀怨和愁思,在风雨中凄凄离去,终于隐没在一片雷鸣和猿啼声中。大抵古人“以哀音为美”,料想神灵必也喜好悲切的哀音。在祭祀中愈是表现出人生的哀思和悱恻,便愈能引得神灵的垂悯和呵护。不知山鬼姑娘听到这首祭歌,是否也能怦然心动,而赐给世人以企盼的福佑?

①以此诗“采三秀兮于(於)山间”,“于”不该与“兮”相重,而断定“于山”为“巫山”,山鬼为“巫山神女”。其实,这种句式在本诗即有,如“云容容兮而在下”,“兮”与“而”亦不妨相重。则“于”不必读作“於(巫)”,此山鬼自是民间传说的女山神,而无证据必为“巫山神女“。
②《史记·封禅书》记齐人少翁语日:“上(指武帝)即欲与神通,宫室、被服(即环境、装扮)非象神,神物不至。”荆楚民间迎“紫姑”神,亦须“作其形(紫姑形貌)迎之”(《荆楚岁时记》)。都证明了巫风迎神、降神的这一特点。(潘啸龙)

此说无法解答扮神的女巫怎么可能在“山之阿”乘着“辛夷车”的问题,而“乘赤豹兮从文狸”亦非凡人所能办到。联系《山鬼》的上篇《河伯》来看,把此篇作为河伯自白对山鬼女神的爱慕之情,而《河伯》篇作为山鬼女神自白对河伯男神的爱慕之情,即若《湘君》、《湘夫人》两篇的理解法,似乎更加顺理成章。

0
纠错

精彩推荐:

  • 作者:邵雍,朝代:宋代
    今年花似昔年开,今日人开昔日怀。烦恼全无半掐子,喜欢长有百车来。光阴已过意未过,齿发虽颓志未颓。人问尧夫曾出否,答云方自洞天回。
  • 作者:彭龟年,朝代:宋代
    向来三又泣阳关,犹望归来肯自宽。今日重过更席处,却思人世别离难。
  • 作者:刘克庄,朝代:宋代
    一春风雨郡斋寒,荒了 * 老子坛。吏抱文书排闼至,客携诗卷退衙看。愁来镜里丝难梁,老去胸中锦已残。若棹扁舟见安道,为言岁晚习申韩。
  • 作者:岑参,朝代:唐代
    池上日相待,知君殊未回。徒教柳叶长,漫使梨花开。驷马去不见,双鱼空往来。思想不解说,孤负舟中杯。
  • 作者:林景熙,朝代:宋代
    开帘残酒醒,雪意尚垂垂。夜色沈奎久,春容变柳迟。寒塘鸥自聚,荒岁鹤同饥。便欲诛茅隐,何山有紫芝。
  • 作者:刘学箕,朝代:宋代
    山径盘纡露石根,一溪流水两山云。斋馀缓步青松下,输与萧閒老惠勤。
  • 作者:何梦桂,朝代:宋代
    三年幕府鬓成霜,剩得行歌载道傍。瓜戍春浓官又满,莲池人好水尤香。燕然碣石去程远,江水云山看日长。倚遍修篁衣袖薄,长亭无路折垂杨。
  • 作者:石孝友,朝代:宋代
    收拾眉尖眼尾情。夜来真个梦倾城。鸳鸯有底情难尽,蝴蝶无端梦易惊。愁一掬,月三更。绣帏应好睡轻盈。知他莫有相怜分,展转寻思直到明。
  • 作者:释正觉,朝代:宋代
    万像之中独露身,唯人自肯乃方亲。昔年谬向途中觅,今日观来火里冰。
  • 作者:苏轼,朝代:宋代
    香山居士留遗迹,天竺禅师有故家。空咏连珠吟叠璧,已亡飞鸟失惊蛇。林深野桂寒无子,雨浥山姜病有花。四十七年真一梦,天涯流落泪横斜。
  • 作者:易士达,朝代:宋代
    月上吟窗疏影浮,暗香风动袭衣裘。温存留索巡檐笑,遮莫高楼起笛愁。
  • 作者:释绍昙,朝代:宋代
    半夜逾场面,六年栖雪。饿得肠枯,冻得骨折。那更见明星,两眼添重屑。后代儿孙苦证羊,一年一度争饶舌。 * 眼藏,宜乎向这瞎驴边灭。
  • 作者:程公许,朝代:宋代
    忘年幸接使君游,仲氏率交意最稠。桂花主看霏月露,兰芽何遽陨霜秋。遗编荟粹兼三传,英气峥嵘必一丘。忍见翣车随二老,彭伤试与问庄周。
  • 作者:宋高宗,朝代:宋代
    天清日明,密雨曷有。师命持盖,子亦善扣。惟夫子博,三才允究。学者之乐,所得遂茂。
  • 作者:董嗣杲,朝代:宋代
    屏气安时彼此同,此时虹焰已销空。东君造化搀春早,看取花开自在红。
  • 作者:董嗣杲,朝代:宋代
    清幽自足倚绳床,雨过浮云敛八荒。雄郭西风鸣夜籁,太虚凉夜泻秋光。槐花缀粉粘苔砌,桂子飘香入草堂。倦卧不知身是客,残灯欲灭泣寒螀。
  • 作者:文同,朝代:宋代
    北谷气象佳,有景乃天设。峰峦互亏蔽,湍濑相绾结。珍条拂垂袂,芳草留去辙。自顾尘满缨,安能住深绝。
  • 作者:方岳,朝代:宋代
    政坐聪明误乃翁,昔将鞭影戏儿童。春皋本分扶犁手,共驾乌犍待岁丰。
  • 作者:方岳,朝代:宋代
    绿渍苔痕蚀断碑,摩挲名字笑衰迟。云寒昨夜人何似,雨锁重门春不知。莫倚离骚堪仆命,从来造物亦儿痴。转头十五年前话,独立东风举似谁。
  • 作者:王洋,朝代:宋代
    春风剪彩花开脸,秋水为神玉作肌。解使门阑添鼓色,宜来何必是男儿。

评论

发表评论
龙8手机版官网微信公众号
龙8手机版官网微信公众号
龙8手机版官网app
下载龙8手机版官网APP
用手机扫一扫
古诗文 在线查询
龙8手机版官网 www.CiDian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