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诗文 >> 拟挽歌辞三首原文 诗词名句

拟挽歌辞三首

作者:陶渊明 朝代:魏晋

拟挽歌辞三首原文

有生必有死,早终非命促。
昨暮同为人,今旦在鬼录。
魂气散何之,枯形寄空木。
娇儿索父啼,良友抚我哭。
得失不复知,是非安能觉!
千秋万岁后,谁知荣与辱?
但恨在世时,饮酒不得足。

在昔无酒饮,今但湛空觞。
春醪生浮蚁,何时更能尝!
肴案盈我前,亲旧哭我旁。
欲语口无音,欲视眼无光。
昔在高堂寝,今宿荒草乡;
一朝出门去,归来良未央。

荒草何茫茫,白杨亦萧萧。
严霜九月中,送我出远郊。
四面无人居,高坟正嶣峣。
马为仰天鸣,风为自萧条。
幽室一已闭,千年不复朝。
千年不复朝,贤达无奈何。
向来相送人,各自还其家。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诗词问答

问:拟挽歌辞三首的作者是谁?答:陶渊明
问:拟挽歌辞三首写于哪个朝代?答:魏晋
问:陶渊明的名句有哪些?答:陶渊明名句大全

注释

嶕峣:很高的样子。
幽室:指坟穴。
向来:刚才。
或余悲:也许有些人还有悲伤。亦已歌:也开始唱歌了。
何所道:有什么可说的呢?山阿:山陵。

诗文赏析

  陶诗一大特点,便是他怎么想就怎么说,基本上是直陈其事的“赋”笔,运用比兴手法的地方是不多的。故造语虽浅而涵义实深,虽出之平淡而实有至理,看似不讲求写作技巧而更得自然之趣。这就是苏轼所说的“似枯而实腴”。魏晋人侈尚清谈,多言生死。但贤如王羲之,尚不免有“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之叹;而真正能勘破生死关者,在当时恐怕只有陶渊明一人而已。如他在《形影神·神释》诗的结尾处说:“纵浪大化中,不忧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意思说人生居天地之间如纵身大浪,沉浮无主,而自己却应以“不忧亦不惧”处之。这已是非常难得了。而对于生与死,他竟持一种极坦率的态度,认为“到了该死的时候就任其死去好了,何必再多所顾虑!”这同陶在早些时候所写的《归去来辞》结尾处所说的“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实际是一个意思。

  这种勘破生死关的达观思想,虽说难得,但在一个人身体健康、并能用理智来思辨问题时这样说,还是比较容易的。等到大病临身,自知必不久于人世,仍能明智地认识到这一点,并以半开玩笑的方式(如说“但恨在世时,饮酒不得足”)写成自挽诗,这就远非一般人所能企及了。陶渊明一生究竟只活了五十几岁(梁启超、古直两家之说)还是活到六十三岁(《宋书·本传》及颜延之《陶徵士诔》),至今尚有争议;因之这一组自挽诗是否临终前绝笔也就有了分歧意见。近人逯钦立先生在《陶渊明事迹诗文系年》中就持非临终绝笔说,认为陶活了六十三岁,而在五十一岁时大病几乎死去,《拟挽歌辞》就是这时写的。对于这三首自挽诗,吴小如先生断定他是在大病之中,至少认为自己即将死去时写的。而诗中所体现的面对生死关头的达观思想与镇静态度,毕竟是太难得了。至于写作时间,由于《自祭文》明言“岁惟丁卯,律中无射”,即公元427年(宋文帝元嘉四年)九月,而自挽诗的第三首开头四句说:“荒草何茫茫,白杨亦萧萧,严霜九月中,送我出远郊。”竟与《自祭文》时令全同,倘自挽诗写作在前,就太巧合了。因此把这三首诗隶属于作者临终前绝笔更为适宜。

  第一首开宗明义,说明人有生必有死,即使死得早也不算短命。这是贯穿此三诗的主旨,也是作者对生死观的中心思想。然后接下去具体写从生到死,只要一停止呼吸,便已名登鬼录。从诗的具体描写看,作者是懂得人死气绝就再无知觉的道理的,是知道没有什么所谓灵魂之类的,所以他说:“魂气散何之,枯形寄空木。”只剩下一具尸体纳入空棺而已。以下“娇儿”、“良友”二句,乃是根据生前的生活经验,设想自己死后孩子和好友仍有割不断的感情。“得失”四句乃是作者大彻大悟之言,只要人一断气,一切了无所知,身后荣辱,当然也大可不必计较了。最后二句虽近诙谐,却见出渊明本性。他平生俯仰无愧怍,毕生遗憾只在于家里太穷,嗜酒不能常得。此是纪实,未必用典。不过陶既以酒与身后得失荣辱相提并论,似仍有所本。盖西晋时张翰有云:“使我有身后名,不如即时一杯酒。”(见《晋书·文苑》本传)与此诗命意正复相近似。

  此三诗前后衔接,用的是不明显的顶针续麻手法。第一首以“饮酒不得足”为结语,第二首即从“在昔无酒饮”写起。而诗意却由入殓写到受奠,过渡得极自然,毫无针线痕迹。“湛”训没,训深,训厚,训多(有的注本训澄,训清,似未确),这里的“湛空觞”指觞中盛满了酒。“今但湛空觞”者,意思说生前酒觞常空,现在灵前虽然觞中盛满了酒,却只能任其摆在那里了。“春醪”,指春天新酿熟的酒。一般新酒,大抵于秋收后开始酝酿,第二年春天便可饮用。“浮蚁”,酒的表面泛起一层泡沫,如蚁浮于上,语出张衡《南都赋》。这里说春酒虽好,已是来年的事,自己再也尝不到了。“肴案”四句,正面写死者受奠。“昔在”四句,预言葬后情状,但这时还未到殡葬之期。因“一朝出门去”是指不久的将来,言一旦棺柩出门就再也回不来了,可见这第二首还没有写到出殡送葬。末句是说这次出门之后,再想回家,只怕要等到无穷无尽之日了。一本作“归来夜未央”,意指自己想再回家,而地下长夜无穷,永无见天日的机会了。亦通。

  从三诗的艺术成就看,第三首写得最好,故萧统《文选》只选了这一首。此首通篇写送殡下葬过程,而突出写了送葬者。“荒草”二句既承前篇,又写出基地背景,为下文烘托出凄惨气氛。“严霜”句点明季节,“送我”句直写送葬情状。“四面”二句写墓地实况,说明自己也只能与鬼为邻了。然后一句写“马”,一句写“风”,把送葬沿途景物都描绘出来,虽仅点到而止,却历历如画。然后以“幽室”二句作一小结,说明圹坑一闭,人鬼殊途,正与第二首末句相呼应。但以上只是写殡葬时种种现象,作者还没有把真正的生死观表现得透彻充分,于是把“千年”句重复了一次,接着正面点出“贤达无奈何”这一层意思。盖不论贤士达人,对有生必有死的自然规律总是无能为力的。这并非消极,而实是因看得破看得透而总结出来的。而一篇最精彩处,全在最后六句。“向来”犹言“刚才”。刚才来送殡的人,一俟棺入穴中,幽室永闭,便自然而然地纷纷散去,各自回家。这与上文写死者从此永不能回家又遥相对照。“亲戚”二句,是识透人生真谛之后提炼出来的话。家人亲眷,因为跟自己有血缘关系,可能想到死者还有点儿难过;而那些同自己关系不深的人则早已把死者忘掉,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了。《论语·述而篇》:“子于是日哭,则不歌。”这是说孔子如果某一天参加了别人的丧礼,为悼念死者而哭泣过,那么他在这一天里面就一定不唱歌。这不但由于思想感情一时转不过来,而且刚哭完死者便又高兴地唱起歌来,也未免太不近人情。其实孔子这样做,还是一个有教养的人诉诸理性的表现;如果是一般人,为人送葬不过是礼节性的周旋应酬,从感情上说,他本没有什么悲伤,只要葬礼一毕,自然可以歌唱了。陶渊明是看透了世俗人情的,所以他反用《论语》之意,爽性直截了当地把一般人的表现从思想到行动都如实地写了出来,这才是作者思想上的真正达观而毫无矫饰的地方。陶之可贵处亦正在此。而且在作者的人生观中还是有着唯物的思想因素的,所以他在此诗的最后两句写道:“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大意是,人死之后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他把尸体托付给大自然,使它即将化为尘埃,同山脚下的泥土一样。这在佛教轮回观念大为流行的晋宋之交,真是十分难能可贵的唯物观点呢。

  至于前面说的此三首陶诗极有新意,是指其艺术构思而言的。在陶渊明之前,贤如孔孟,达如老庄,还没有一个人从死者本身的角度来设想离开人世之后有哪些主客观方面的情状发生;而陶渊明不但这样设想了,并且把它们一一用形象化的语言写成了诗,其创新的程度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当然,艺术上的创新还要以思想上的明彻达观为基础。没有陶渊明这样高水平修养的人,是无法构想出如此新奇而真实、既是现实主义的、又是浪漫主义的作品来的。

0
纠错

精彩推荐:

  • 作者:沙碛女子,朝代:唐代
    云鬟消尽转蓬稀,埋骨穷荒失所依。牧马不嘶沙月白,孤魂空逐雁南飞。
  • 作者:潜放,朝代:宋代
    君王宣室正兴思,尺一催归四辈驰。寿宴明年当此日,蟠桃宣劝在瑶池。
  • 作者:苏轼,朝代:宋代
    父老何自来,花枝袅长红。洗盏拜马前,请寿使君公。前年无使君,鱼鳖化儿童。举鞭谢父老,正坐使君穷。穷人命分恶,所向招灾凶。水来非吾过,去亦非吾功。
  • 作者:徐凝,朝代:唐代
    岁岁云山玉泉寺,年年车马洛阳尘。风清月冷水边宿,诗好官高能几人。
  • 作者:佚名,朝代:唐代

    皇祖严配,配享皇天。皇皇降嘏,天子万年。

  • 作者:苏轼,朝代:宋代
    野人献竹,腰腹大如盎。自言道旁得,采不费罝网。鸱夷让圆滑,混沌惭瘦爽。两牙虽有余,四足仅能仿。逢人自惊蹶,闷若儿脱襁。念兹微陋质,刀几安足枉。就禽太仓卒,羞愧不能飨。南山有孤熊,择兽行舐掌。
  • 作者:方岳,朝代:宋代
    竹意吾为谁,山曰子非我。未知回孰贤,自赞午也可。
  • 作者:释宝昙,朝代:宋代
    阿兄书到梁,尽岁室悬磬。公无苦诗穷,我固待天定。扶持共竹语,寂寞扫花迳。须公说江湖,小雨狎鸥瞑。
  • 作者:范成大,朝代:宋代
    文书烟海困浮沉,不觉盘跚百病侵。偶问客年惊我老,忽闻莺语叹春深。今朝麦粒黄堪麪,几日秧田绿似针。除却一*春雨足,眼前无物可关心。
  • 作者:陈允平,朝代:宋代
    沁月凝霜。精神好处,曾悟花光。带雪煎茶,和冰酿酒,聊润枯肠。看花小立疏廊。道是雪、如何恁香。几度巡檐,一枝清瘦,疑在蓬窗。
  • 作者:蔡肇,朝代:宋代
    瓜州东望西津山,山平水阔生寒烟。海门日出江雾破,沿江山色寒苍然。五州京岘穹隆隐辚尚不见,况乃鹿跑马迹点滴之微泉。中泠之南古浮玉,钟鼓下震蛟龙川。楼台明灭彩翠合,海市仙山当目前。兴来赤脚踏鳌背,挥弄白日摩青天。原松芊芊雪欲尽,野气郁郁春逾妍。三更潮生月西落,寒金万斛流琼田。江山佳处心自省,画图忽见犹当年。有如远作美人别,耿耿独记长眉娟。双瓶买鱼晚渡立,孤篷听雨春滩眠。翰林东坡知此乐,至今舟上渔子谈苏仙。玉堂椽蜡照清夜,苇间幽梦来延缘。山川信羡归未得,送行看尽且作公子思归篇。
  • 作者:李至,朝代:宋代
    节节皆匀叶叶疏,相门翻似子猷居。狂根或带移时土,细草应劳种后锄。醒酒韵寒初惬意,出墙梢健已凌虚。不须更用他泉溉,霖雨才收必有余。
  • 作者:曾几,朝代:宋代
    烟雨百馀年,茅茨数间屋。中有在家僧,萧然如此竹。
  • 作者:马廷鸾,朝代:宋代
    蓐食需明出远村,笋舆咿轧睡昏昏。禾麻丰岁云连亩,风露高秋水落痕。清晓跨鞍儿从父,当年戏彩母怜孙。白头老病松楸隔,一望云飞一断魂。
  • 作者:释印肃,朝代:宋代
    十力功高谁履践,叔宜重叩普庵门。玄玄众妙灵知有,自肯唯心闻不闻。时信金刚通佛慧,情忘想尽合乾坤。夜月晓风消息满,希夷独步道常存。
  • 作者:赵君祥,朝代:元代
    枕痕一线玉生春,未惺忄眼波娇困。别离才几日,消瘦够十分。杜宇愁闻,无端事系方寸。  【驻马听】寡宿孤辰,岁晚佳期犹未准。旧愁新恨,镜中眉黛镇常颦。一庭芳草翠铺茵,半帘花雨红成阵。雨声潺,风力劲,韶华即渐消磨尽。  【乔牌儿】绣针儿怕待亲,腮斗儿粉香褪。莺慵燕懒清明近,把闲情相逗引。  【雁儿落】被儿冷龙涎不索薰,人儿远龟卦何须问?路儿阻鱼笺断往来,心儿邪鹊语难凭信。  【得胜令】静团扇掩歌尘,碜可可罗帕渍啼痕。急煎煎永夜难成梦,孤另另斜阳半掩门。打叠起殷勤,不索向心中印。折挫了精神,风流病不离身。  【甜水令】这些时情思昏沉,姻缘间阻,相思陡峻。楼上把阑凭,见了些水绕愁城,树列愁帏,山排
  • 作者:王禹偁,朝代:宋代
    诗战虽非敌,吟多偶自编。齐强侵北鄙,许败守东偏。犹恨多虚日,何妨且系年。龙媒难趁逐,驽驾赖驱牵。拙句传非梦,雄词纵自天。一嘲花灼灼,再咏雁翩翩。白雪终无继,洪崖谩拍肩。骖鸶元在汉,堕鼠不成仙。硎发锋鋩利,衡诚势力悬。石因良玉润,褧借锦衣鲜。糠籺豪家笑,鉶羹古味全。虎盐宜燕享,猴棘谩雕镌。我笔非江氏,君才比孟坚。岂劳开蒨旆,早合步花砖。重甚连城璧,精於万选钱。西江闻祖德,南国许名贤。夜阁调琴月,秋堂煮茗烟。淡交轻势利,孤达鄙荣迁。媚挹怀珠水,幽听喷玉泉。谪居叨属和,都志命迍邅。
  • 作者:刘辰翁,朝代:宋代
    灯共墙檠语。记昨朝、芒鞋蓑笠,冷风斜雨。月入宫槐槐影澹,化作槐花无数。恍不记、鳌头压处。不恨扬州吾不梦,恨梦中、不醉琼花露。空耿耿,吊终古。千蜂万蝶春为主。怅何人、老忆江南,北朝开府。看取当年风景在,不待花奴催鼓。且未说、春丁分俎。一曲沧浪邀吾和,笑先生、尚是邯郸步。如秉苘,续残炬。
  • 作者:方回,朝代:宋代
    新晴春早暖,客里上元天。辇路灯如梦,璇霄月欲圆。岂惟无酒酤,不复有床眠。歌舞愚儿辈,凄凉已十年。
  • 作者:郭印,朝代:宋代
    古人夏造冰,秘诀从谁发。胸次斡乾坤,手中提日月。

评论

发表评论
龙8手机版官网微信公众号
龙8手机版官网微信公众号
龙8手机版官网app
下载龙8手机版官网APP
用手机扫一扫
古诗文 在线查询
龙8手机版官网 www.CiDian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