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诗文 >> 临路歌原文 诗词名句

临路歌

作者:李白 朝代:唐代

临路歌原文

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
馀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石袂。
后人得之传此,仲尼亡兮谁为出涕。

诗词问答

问:临路歌的作者是谁?答:李白
问:临路歌写于哪个朝代?答:唐代
问:临路歌是什么体裁?答:杂言
问:李白的名句有哪些?答:李白名句大全

李白临路歌书法欣赏

李白临路歌书法作品欣赏
临路歌书法作品

译文和注释

译文
大鹏奋飞啊振过八方,中天摧折啊力量不济。
所余之风啊可以激励万世,东游扶桑啊挂住了我的左袖。
后人得此消息而相传,仲尼已亡,还有谁能为我之死伤心哭泣。

注释
路:应为“终”之误。
八裔 :八方荒原之地。
中天:半空。摧:摧折。
馀风:遗风。激:激荡、激励。万世:千秋万世。
扶桑:古代神话传说中的大树,生在太阳升起的地方。古代把太阳作为君主的象征,这里游扶桑即指到了皇帝身边。挂:喻腐朽势力阻挠。石:王琦辑注《李太白文集》注云:当作“左”。左袂,即左袖。
得:知大鹏夭折半空。
“仲尼”句:此处用孔子泣麟的典故。传说麒麟是一种祥瑞的异兽。鲁哀公十四年(前481年),鲁国猎获一只麒麟,孔子认为麒麟出非其时,而被捕获,非常难受。

诗文赏析


 这首诗题中的“路”字,可能有误。根据诗的内容,联系唐代李华在《故翰林学士李君墓铭序》中说:“年六十有二不偶,赋临终歌而卒。”则“临路歌”的“路”字当与“终”字因形近而致误,“临路歌”即“临终歌”。
  “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打开《李太白全集》,开卷第一篇就是《大鹏赋》。这篇赋的初稿,写于青年时代。可能受了庄子《逍遥游》中所描绘的大鹏形象的启发,李白在赋中以大鹏自比,抒发他要使“斗转而天动,山摇而海倾”的远大抱负。后来李白在长安,政治上虽遭到挫折,被唐玄宗“赐金还山”,但并没有因此志气消沉,大鹏的形象,仍然一直激励着他努力奋飞。他在《上李邕》诗中说:“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也是以大鹏自比的。大鹏在李白的眼里是一个带着浪漫色彩的、非凡的英雄形象。李白常把它看作自己精神的化身。他有时甚至觉得自己就真象一只大鹏正在奋飞,或正准备奋飞。但现在,他觉得自己这样一只大鹏已经飞到不能再飞的时候了,他便要为大鹏唱一支悲壮的《临终歌》。
  歌的头两句是说:大鹏展翅远举啊,振动了四面八方;飞到半空啊,翅膀摧折
  ,无力翱翔。两句诗概括了李白的生平。“大鹏飞兮振八裔”,可能隐含有李白受诏入京一类事情在里面。“中天摧兮”则指他在长安受到挫折,等于飞到半空伤了翅膀。结合诗人的实际遭遇去理解,这两句就显得既有形象和气魄,又不空泛。它给人的感觉,有点象项羽《垓下歌》开头的“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那无限苍凉而又感慨激昂的意味,着实震撼人心。
  “馀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石袂。”“激”是激荡、激励,意谓大鹏虽然中天摧折,但其遗风仍然可以激荡千秋万世。这实质是指理想虽然幻灭了,但自信他的品格和精神,仍然会给世世代代的人们以巨大的影响。扶桑,是神话传说中的大树,生在太阳升起的地方。古代把太阳作为君主的象征,这里“游扶桑”即指到了皇帝身边。“挂石袂”的“石”当是“左”字之误。严忌《哀时命》中有“左袪(袖)挂于扶桑”的话,李白此句在造语上可能受了严忌的启发。不过,普通的人不可能游到扶桑,也不可能让衣袖给树高千丈的扶桑挂住。而大鹏又只应是左翅,而不是“左袂”。挂住的究竟是谁呢?在李白的意识中,大鹏和自己有时原是不分的,正因为如此,才有这样的奇句。
  “后人得之传此,仲尼亡兮谁为出涕?”前一句说后人得到大鹏半空夭折的消息,以此相传。后一句用孔子泣麟的典故。传说麒麟是一种象征祥瑞的异兽。哀公十四年,鲁国猎获一只麒麟,孔子认为麒麟出非其时而被猎获,非常难受。但如今孔子已经死了,谁肯象他当年痛哭麒麟那样为大鹏的夭折而流泪呢?这两句一方面深信后人对此将无限惋惜,一方面慨叹当今之世没有知音,含意和杜甫总结李白一生时说的,“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梦李白》)非常相近。
  《临终歌》发之于声是李白的长歌当哭;形之于文,可以看作李白自撰的墓志铭。李白一生,既有远大的理想,而又非常执着于理想,为实现自己的理想追求了一生。这首《临终歌》让我们看到,他在对自己一生回顾与总结的时候,流露的是对人生无比眷念和未能才尽其用的深沉惋惜。读完此诗,掩卷而思,恍惚间会觉得诗人好象真化成了一只大鹏在九天奋飞,那渺小的树杈,终究是挂不住它的,它将在永恒的天幕上翱翔,为后人所瞻仰。
(余恕诚)
0
纠错

精彩推荐:

  • 作者:史浩,朝代:宋代
    熊罴嘉梦,风云享会,磻溪应卜之年。 * 萃英,红萸酿馥,安排预赏芳筵。环佩拥神仙。向粉额两字,金缕红鲜。最好花裀展处,双凤舞翩翩。人人竞擘香笺。璨珠玑溢目,祝颂无边。彭祖一分,庄椿十倍,千秋未足多言。日驭且停鞭。把燕闲欢乐,分付壶天。笑享亲朋岁岁,春酒庆团圆。
  • 作者:马钰,朝代:元代
    秋蝉噪,声细又声长。饮罢闻风声不困,声声都了显行藏。使我起凄惶。堪嗟叹,模样是蜣娘。尚自超然蝉退去,为人宁忍昧三光。急急养铅
  • 作者:冷应澂,朝代:宋代
    听月楼高接泰清,楼高听月最分明。转空轧軏冰轮响,捣药叮噹玉杵鸣。乐奏广寒音细细,斧侵丹桂韵丁丁。更须一派天风起,吹下嫦娥笑语声。
  • 作者:曹勋,朝代:宋代
    从来五技已成穷,顾我方今五技中。治絮不能防暴冷,拥炉聊复借微烘。怀乡固与我同志,浮胆悬知酒有功。待约杯盘寻一醉,醉来宁复问凶丰。
  • 作者:项安世,朝代:宋代
    春入芳兰喜气浓,天风吹下庆重重。大儿稳护梁州罽,小女登高监宅龙。南亩新年付熊骥,北窗长日慕乔松。阿咸多病宜偕隐,自洗山罍劝嗣宗。
  • 作者:韩元吉,朝代:宋代
    腊尽雪晴春欲柔,蒙蒙烟柳认瓜洲。潮生潮落无穷事,江水东西不限愁。
  • 作者:石孝友,朝代:宋代

    花漏声干月隐墙。琯灰迎晓透新阳。物情渐逐云容好,欢意偏随日脚长。
    山作鼎,玉为浆。寿杯丛处艳梅妆。醉乡路接华胥国,应梦朝天侍赭黄。

  • 作者:萧衍,朝代:南北朝
    花色过桃杏。名称重金琼。名歌非下里。含笑作上声。
  • 作者:王洋,朝代:宋代
    芳菲本自竞年华,人老空将命乞花。分比雁行长作客,尽饶蜂暖似还家。
  • 作者:邵奕,朝代:宋代
    肩舆迢递访游仙,自是山中别有天。松影参差笼玉殿,鹤声嘹喨下芝田。青苍巘色临门外,断续泉流绕槛前。便可相从解簪绂,时清难恋薜萝烟。
  • 作者:宋太宗,朝代:宋代
    逍遥里外混诸天,澹荡其中四叙间。拂拭尘埃明印月,遍驱神鬼锁骊山。装添出没何奇异,秘隐藏真未是闲。但好消详清景内,勿生疑虑动机关。
  • 作者:陆游,朝代:宋代
    雨余残日照庭槐,社鼓冬冬赛庙回。又见神盘分肉至,不堪沙雁带寒来。书因忌作闲终日,酒为治聋醉一杯。记取镜湖无限景,苹花零落蓼花开。
  • 作者:强至,朝代:宋代
    狸猫得鼠活未食,戏局之地或前后。猫欺鼠困纵不逐,岂防厥类怠其守。花猫狡计伺狸怠,帖耳偷衔背之走。家人莫究狸所得,只见花衔鼠在口。予因窃觇见本末,却笑家人反能否。主人养猫不知用,谬薄狸能服花厚。花虽利鼠乃欺主,窃狸之功亦花丑。人间颠倒常大此,利害于猫复何有。
  • 作者:裘万顷,朝代:宋代
    碧鸡夜半声啁哳,唤起幽人步林樾。秋高风露著群木,无数寒光泣明月。松篁一径宛如画,石溜涓涓更清绝。山巅便好结茅庐,莫待他年鬓成雪。
  • 作者:谭用之,朝代:唐代

    闲居何处得闲名,坐掩衡茅损性灵。破梦晓钟闻竹寺,
    沁心秋雨浸莎庭。瓮边难负千杯绿,海上终眠万仞青。
    珍重先生全太古,应看名利似浮萍。

  • 作者:袁说友,朝代:宋代
    霜风弄衣结,脱木嘶千峰。寒暑相主客,造物谁为功。百年俯仰间,逸兴追林宗。白发已种丝,飞寻筛长松。宦游岂不佳,于我马牛风。
  • 作者:武三思,朝代:唐代
    云螭非易匹,月驷本难俦。(咏马,见《海录碎事》)
  • 作者:刘学箕,朝代:宋代
    天寒日短道路长,白云飞去知吾乡。大江之东渭之北,念吾故人何可忘。别来杨柳春依依,只今开到梅花香。扁舟漫浪归未得,京尘海裹安行藏。身名未立仰天笑,床头夜夜鸣干将。羡师物外无宠辱,庭前柏树常苍苍。吁嗟急羽飞不到,二千里外空相望。五云前坠满室光,报师之意无以将。篇诗滚墨才淋浪,一声雁过天南翔。
  • 作者:晁说之,朝代:宋代
    然公嗟契阔,海岳阻招携。白法归龙树,清谈落虎溪。著书非草具,传业谩私题。岁暮茅楹客,临文处处迷。
  • 作者:释心月,朝代:宋代
    依师参扣到无参,只麽呼三应亦三。话到不相辜负处,泸南元是旧泸南。

评论

发表评论
龙8手机版官网微信公众号
龙8手机版官网微信公众号
龙8手机版官网app
下载龙8手机版官网APP
用手机扫一扫
古诗文 在线查询
龙8手机版官网 www.CiDianWang.com